DEAR ALL~
如果你們對這本書好奇或是以為怎麼會有媽媽把自己虐待小孩的經過寫成回憶錄,請先看看遠見雜誌對於作者的越洋專訪,看到最後一個問題我覺得是癥結所在,不但是美國更是西方世界引起軒然大波,美國人啊美國人,當年蘇聯發射第一枚人造衛星你們就不甘心急起直追,何苦看到
際學生評比報 (Student Assessment就大肆批評中國媽媽的教養方式,這本書有幾個觀點寫得很不錯但絕對不是作者對於女兒緊迫盯人的教育方式,例如所有的美國人都對蔡美兒講:{無論妳花多少時間在孩子身上,妳只要年紀到了,妳的孩子終就會離開妳送妳進養老院}蔡美兒不禁反思:{為什麼亞洲地區這麼多父母都如此嚴格育兒,小孩子卻能在父母年老時關心他們兒不是急著送他們進養老院??}從科學革命以來,西方世界的科學成就和教育方式一直是亞洲國家取經之處,就在台灣以及崛起中的中國都漸漸將孔孟思想或是所謂的八股不合時宜的古文思想廢除時,突然有個華裔媽媽寫了一本書談論到亞裔移民為了在美國社會出頭天必須更努力,而這個媽媽是比較專制甚至誇張的"陪"孩子進行各項練習就被批評得一無是處.......好啦!我承認我討厭美國一直在世界扮演裝老大的性格,什麼都要管?哪裡戰爭要管還不是為了油田....中國崛起要管還不是怕當老二.......我承認我不喜歡美國啦!誰叫你們老是把台灣當笨蛋,不要的戰機才賣我們,得了狂牛症的牛肉還應要銷台...哼!
文後附錄劉軒的讀後感,畢竟他老爸是劉墉,他從小壓力也很大吧~~另外兩位作家的評論(陳之華和蔡穎卿)我覺得很乏善可讀,所以就只附錄劉軒的想法~~把媽媽比喻成教練真是特別的感觸阿!!


耶魯大學法學教授蔡美兒,是個華裔美國人。自從把育兒經驗寫成《虎媽的戰歌》一書出版後,瞬間成為全美國、甚至全世界最熱門的新書,評價兩極。

  在接受《遠見》獨家訪問時,蔡美兒多次提到她的書很複雜,充滿愛與矛盾。這本書不但是一位母親的回憶錄,一段移民的紀錄,也是三代教養的故事。以下是蔡美兒接受台灣唯一的獨家專訪精華內容: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你的新書《虎媽的戰歌》成為美國,甚至全球的熱門話題,當初為什麼想寫這本書?

蔡美兒答(以下簡稱答):我其實是在面臨危機下完成這本書。我有兩個女兒,我的大女兒Sophia是個很隨和的孩子,從不讓我擔心。而我的二女兒Lulu非常不同,她從很小的時候就對很多事說NO。當她13歲時,她開始強烈地反抗,常常質疑我「為什麼我要學小提琴?為什麼我不能去朋友家?為什麼我有這麼多規矩要遵守等。」

  她變得愈來愈憤怒,直到某天我們大吵了一架 ,我終於明白,天啊!原來我的小孩這麼恨我,我可能會因此失去她。第二天早上,我一起床就到我的電腦前開始寫作,兩個月內我就完成了全書的2∕3。

  我把內容全部分享給我的小孩及先生,好像做家庭治療一樣。一開始我沒想到要出版,因為這非常的私密,就好像我自己的日記,後來我想想,也許有人會對這些故事有興趣,其中包括許多教養小孩的故事,當然也包含自我嘲諷,以及我犯的一些錯誤,但這不是一本育兒範本。

問:在新書出版後,來自全美各界的批評聲浪不斷,你覺得為何會對美國社會造成如此大的衝擊?

答:我也非常震驚。因為這本書本來就是我與家人的故事,為什麼其他人會如此生氣?我覺得可能有兩個原因:第一就是《華爾街日報》下的標題〈中國媽媽為何比較優秀?〉,這非常可怕,而且我也不同意這種說法。其實這和我書中第一章的意思完全相反。也許我曾經有這樣的想法,但因為我13歲的女兒而改變了。

  可是《華爾街日報》的標題,已讓全美國甚至整個西方世界扭曲了原本應該是幽默詼諧的自傳。他們寫著:一個名叫蔡美兒的,認為中國媽媽比較優秀,而且列了一大串的育兒規則,這完全不是我的本意。 另外一個原因可能是,剛好在我出書前,一份國際學生評比報 (Student Assessment)才出爐,上海學生名列世界第1,而美國學生成績不理想,排在25名。當時美國社會的氛圍是,天哪!中國將要接手全世界!

  在美國,大部分的亞裔學生成績都比較優秀,所以美國人開始驚恐害怕。這幾個原因加起來,造成輿論強烈的反應。


從《虎媽的戰歌》看華人父母的兩難

劉軒

  在美國,如果你是華裔,家裡又有小孩,你不可能沒聽過《虎媽的戰歌》。

  那是一本華裔教授所寫的回憶錄,記載著她教育兩個女兒的過程。因為她屬虎,所以自稱「虎媽」,另一個意思則是她像老虎一樣強悍。的確,這本書第一頁便列出「虎媽家規」:不准在朋友家過夜、不准打電動、不准選擇自己想要的課外活動、不准拿低於A的成績等等。美國家長被虎媽嚇呆了。他們不敢相信有人能對孩子如此「沒人性」,讓孩子過著那麼枯燥的生活,而且還對她們施以極度的壓力、過高的要求。

  但同時,美國家長們也不得不佩服兩位小千金所獲得的成就-大女兒14歲便在卡內基音樂廳獨奏,二女兒也是學校交響樂團首席,並被世界名師收在門下。北京奧運首次讓美國人驚覺中國的崛起,接下來的兩年加深了他們的恐慌,而今《虎媽的戰歌》則引爆了更多爭議,尤其因為作者說她的教育手法反映「中國式的思考」。也難怪書一出版就登上了Amazon暢銷榜首,華爾街日報轉載的內容短時間累積超過7000多篇評論,一個月之後更被Time雜誌選為封面故事。作者蔡美兒(Amy Chua)上了許多談話節目,頓時成為部落格世界(blogosphere)的風雲人物。有人愛她,有人恨她,有人怒斥她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媽」。蔡美兒則在節目上雙手一攤,說:「你們全誤會了,這只是一本回憶錄!我又不是在教美國人怎麼養孩子!」

  或許吧!但這本書的編輯一定知道自己在幹嘛,刻意放大了某些內容,加深爭議點來造就銷售成績。說實在的,在討論區吵得你死我活的網友,多半都是根據一些轉寄的零星故事來發表意見。實際看完這本書,我發現根本是小題被大做了,大題反而在爭議之下被淹沒,實在可惜。之前有不少網友問我的看法,但我不敢輕舉妄動,先把書細讀了一遍,又沈澱了一番,才整理出我真正想說的話。

  為什麼我那麼在意呢?因為不瞞您說,我的成長背景跟《虎媽的戰歌》裡面的情節類似到一種很離奇的地步:我彈鋼琴,我妹妹拉小提琴,就像虎媽家的兩個孩子;我妹妹當過學校交響樂團首席,一樣考過茱莉亞音樂學院。我在十幾歲那年也曾經登上卡內基的獨奏舞台,甚至是在同一個音樂廳。《創造自己》中有一張我父親當時為我拍的演奏照片,每一個細節,從地點、角度、坐姿、手勢,都跟《虎媽的戰歌》裡面的照片完全一樣。我很確定我和蔡家大女兒彈的,是同一台鋼琴!

  如果這樣的巧合還不夠:二十年前,我父親把教育我的故事寫成了文章,在台灣出版,榮登金石堂排行榜首;二十年後,虎媽把教育女兒的故事寫成文章,在美國出版,隨即進入紐約時報排行榜前列。喔,對了,我母親也屬虎-天哪!我簡直可以跟虎媽結拜了!

  所以,從這麼相似,甚至堪稱「過來人」的角度看,《虎媽的戰歌》究竟講的是什麼呢?其實,這本書最大的篇幅,是虎媽對兩個女兒的音樂教育過程。蔡美兒自己沒什麼音樂訓練,但她從慎選老師到天天陪孩子練琴,都不惜時間和金錢。她每天寫許多頁的「手記」給女兒,叮囑她們練習時要注意的事項(光是這些筆記就足以累積成書)。她把每個比賽和演出都視為天大的任務,把別家的孩子都當作敵人,把音樂形容得像是一個非贏不可的戰爭。我覺得最不可思議的是:每當全家出國旅行,儘管會打亂行程,為了讓女兒每天都能練習,虎媽還是堅持花時間去借鋼琴。這種接近強迫性行為的訓練方式實在令人咋舌,也使許多老美錯解為「霸道的中式教育」。實際上,不要說一般父母做不來,光是想就累歪了!

  雖然虎媽的手法極端,但她對孩子的教育態度和價值觀不難理解。我甚至只要用一個小技巧,就可以讓老外立刻了解虎媽的行為-

  只要把「母親」這個名詞換為「教練」、「孩子」換為「選手」就成了!

  不管在美國還是中國,教練永遠應該對選手有最高的要求;教練永遠應該鼓勵、推進、甚至強迫選手挑戰自己的極限。更重要的,教練應該對選手保有最深的關懷,甚至把選手當作「自己的孩子」...

  看到這個界線的模糊點了嗎?蔡美兒在書中所列出的所謂「中國式」教育態度,其實都是美國人所能夠接受的「教練」形態。說穿了,這也是書裡的中國父母和美國父母最大的不同。美國父母是孩子的朋友,永遠以愛為出發點支持孩子的決定,也縱容他們自由發展。中國父母則像是教練一樣,鍥而不捨地在一旁檢討、督促、激勵、永遠在push孩子跑更快、跳更高(讀更多書、做更多習題),雖然要求很高,但也不惜為他們的寶貝選手隨時奉茶奉水、扇涼、綁鞋帶...

  哪個比較好呢?我必須承認,除非天生有過人的毅力,我們都需要教練來克服惰性。前兩年就有一個研究顯示,以體重而言,有教練督促比沒教練督促之下的減肥計畫,效果相差27%。尤其在職業運動領域,教練的精神支持和照顧是必要的。古典音樂的練習時數與訓練規格,跟職業運動有過之而無不及,也難怪許多偉大音樂家和運動員背後,都有個歇斯底里,比教練更像教練的老爸老媽。在這一點,我必須說,虎媽實在令我佩服。她若是改行當個executive coach,一定錢途無量啊!

  當然,在此必須回答一個基本問題:如果沒有要當個職業音樂家,何必用職業方式訓練呢?虎媽在書裡也沒說她指望孩子未來成為職業音樂家。我以前在茱莉亞音樂學院的先修班就讀時,身邊的亞洲同學也多半沒打算go pro。既然如此,又何必那麼累呢?我自己解讀這些亞裔父母的心情,認為有三個主因:(1)希望孩子接觸高等文化,成為人上人。(2)使他們在幼年時就透過練習,學會刻苦耐勞的精神,鍛練自律的能力。(3)逼他們獲得一些成就,在同儕之間脫穎而出,建立自信。這些目標,應該可以說是天下父母心吧!

  我個人認為,接觸古典音樂確實能夠加深一個孩子的文化底?,成為一種理念的基礎,即使孩子未來喜歡的是另類音樂,也都能以更深的層面欣賞。但我不認為每個孩子都能透過練琴鍛煉出自律的能力。無論是鋼琴、圍棋、心算,太多小時候補習補到吐的孩子,到了大學的自由環境反而無法適應。我自己就認識兩個年輕人,小時候幾乎是被「餵食」大的,按部就班的教育之下,各類的造詣都相當不錯,一進大學,少了父母在旁邊叮,反而不知所措,亂了分寸,最後被勒令停學一年。至於第三點,我覺得小時候贏得一些比賽和獲得獎項確實會對自信加分,但其中有一個條件:孩子必須認為成就是屬於自己的,是靠自己的努力獲得的。這種ownership的觀念非常重要,也導致虎媽的兩個女兒有了截然不同的發展。

  《虎媽的戰歌》出版不久,蔡美兒的大女兒Sophia便在紐約郵報上,給她母親寫了一封公開信。對於外界的批評和揣測,例如說虎媽的孩子不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一定有憂鬱症等等,Sophia做了幽默的反駁。而在信的結尾,她說:「我覺得大家都渴望過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也許追求諾貝爾獎和跑去跳傘是同一個硬幣的兩面。對我來說,它不是成就或自我滿足,而是當你知道你已經將自己的身體和心靈推到了潛力的極限...為了這個,虎媽,感謝您!」好棒的信!文筆也流暢得無可挑剔-聽說Sophia立志成為作家,而虎媽也在書中多次說,大女兒是乖巧的,永遠配合的那一位。「她了解我有時會不理智,要求過份,而她每次都縱容我...」虎媽的小女兒Lulu則完全相反。從在肚子裡就愛踢,個性一向崛強,三歲就敢跟虎媽站在雪地裡對峙。但虎媽說她的音樂裡有一種天然的奔放,藝術性勝過姊姊。可惜的是,她越大越叛逆,甚至氣憤地對母親說:「你逼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自己!」

  有一次,為了應付一個演出,虎媽臨時找了一位代班小提琴老師給Lulu上課。那位老師顯然很不專業,態度又刻薄,使Lulu倍受委屈,但虎媽沒有即時保護Lulu,反而責怪女兒不配合。這件事過後,Lulu對小提琴的熱衷便直線下滑。從這裡我們學到一件事:一個好的教練可以對自己的選手做各種霸道的要求,但若是碰到外界不公平的待遇,教練一定要站在選手那一邊。若是在球場犯規時,一個球隊的教練反而護衛對手,那他就休想再獲得球員的信賴。教練如此,父母更是如此!血濃於水,遇到不平,父母永遠得保護孩子。我相信虎媽回述這段故事時,一定也了解那成為了她與Lulu之間的致命傷。兩人後來徹底吵翻了,而虎媽經過了一陣崩潰之後終於認輸,允許Lulu放棄小提琴,去學她自己想學的的網球。其實Lulu也沒全然變壞;她的功課還是名列前茅,而虎媽後來也發現女兒面對網球非常好強,即使在球場挫敗也不氣餒。但當虎媽情不自禁地想插手指導女兒如何發球時,Lulu立刻對她喝止:「不要這樣!不要讓舊戲重演,糟蹋了我的網球!」

  最後,虎媽學乖了,學會尊重女兒們的自然發展,也在這個覺悟之下,寫了《虎媽的戰歌》。只有讀完這本書,才會知道那是她的懺悔和反省。

  雖然蔡美兒不會讀中文,但我希望她能看到這篇文章。我想對她轉達幾句話:首先,當個全職的教練並不容易,我看到了你的辛苦,認同你對孩子的期許,也恭賀你們共同創造的成就。我相信你應該已經體會,一個家庭永遠要站在一起,因為那種心理支持才是孩子最需要的。最後,我希望你能讓Sophia念她想念的科系,而如果你忍得住的話,悄悄去球場看Lulu練習,最好帶個望遠鏡,從遠處觀看,看孩子那來自內心的韌性和動力充分展現,在你眼前發光發亮...然後...深呼吸...and relax!


我的生命活出110%

蘇菲亞

 

親愛的虎媽:
  你的回憶錄《虎媽的戰歌》出版後,讓你飽受抨擊。問題之一在於有的人不懂得你的幽默,他們以為你對所有的事情都那麼嚴肅,以為我和露露被邪惡的媽媽壓迫得好慘。其實根本不是這樣。每隔一週的星期四,你都會讓我們「鬆綁」,到地下室玩數學遊戲。

  不過說真的,這也不能怪他們,因為外人畢竟無從得知我們是個什麼樣的家庭。他們看不到我們被彼此說的笑話逗得捧腹大笑,看不到我們吃漢堡配炒飯,也不知道我們六個(包括兩隻狗在內)擠在一張床上,為了要從Netflix下載什麼電影而爭執不下時有多好玩。

  我承認,有你這樣的媽媽絕對不輕鬆,我曾經有幾次很希望能去參加朋友聚會,也曾經有幾次很希望不要參加鋼琴營。可是現在我十八歲了,轉眼就要離開這個「老虎柙」,我必須說,我很慶幸你和爸爸用這樣的方式教養我長大。原因如下。

  很多人指責你,說你是在製造沒有思考能力的機器人小孩。唔,這麼說還真奇怪了,因為我覺得那些人??算了,這不重要。不論如何,我思考過這個問題後得到了一個完全相反的答案,那就是:你這種嚴格的教養方式逼我變得比較獨立。早幾年的時候,我原本想要做個聽話的小孩。或許我的想法是得自於爸爸吧,他教我不用在乎別人的想法,自己做抉擇,我自己也決定要做我想做的人。我不叛逆,我也沒有吃過什麼「虎媽」的苦頭。我這陣子大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例如在市中心建造溫室,和露露在車子裡大放傻瓜龐克(Daft Punk)的歌,逼男朋友和我一遍又一遍的看電影《魔戒》—只要我先練完鋼琴。

  人人都在談論我們那次做給你的生日卡,那兩張因為不夠好而被你退貨的卡片。好笑的是怎麼會有人認為我們會留下一輩子的心理創傷。當時若是我有用心做卡片的話,也許就會覺得很傷心。可是坦白說,那張卡片的確是做得草率,一看就知道了。那張卡片只花了我三十秒鐘,我連鉛筆都沒有削哩。所以你拒收卡片時,我並不覺得你是在否定我。我若是真的用了心思,你絕對不會當著我的面丟回來的。

  我記得有一次鋼琴比賽時,上台前我好緊張,這時你輕聲對我說:「蘇蘇,你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所以現在不論表現如何都沒有關係了。」

  每一個人好像都認為藝術是天然生成的,然而虎媽,你教導我即便是創造力也是要下功夫的。我猜我在小學時跟一般的小孩是不太一樣,但又有誰能說這樣不好呢?也許是我運氣好,有一些好朋友,他們常常在我的背包上留紙條:「明天比賽祝你好運!你一定會很表演得很精采!」他們常來聽我的鋼琴演奏會(主要是為了你在演奏會結束後供應的水餃),而那次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出,我聽到他們大聲的喝采時,不禁感動流淚。

  我上高中後,你明白該讓我有點像個大女孩了。所有九年級的女孩子都畫妝,所以我去CVS買了一些化妝品,自己學著化妝,這是很普通的事。我畫了眼線下樓吃晚餐時,你看到嚇了一跳,可是卻不以為意,就這麼讓我度過那個代表成長的儀式。

  另一個我不斷聽到的抨擊是,你的教育方式窄化了我們的視野,殊不知你和爸爸總是教我要為求知而求知。高一時,我選修了一門軍事史(對,你讓我在數學和物理之外選修很多的課程)。我們有一個作業是去訪問經歷過戰爭的人。我知道我只要訪問外公外婆就可以拿高分,因為他們小時候經歷二次世界大戰的故事我耳熟能詳。我跟你說這件事時,你卻說:「蘇菲亞,這是一個學習新知識的機會,你這麼做是在挑軟柿子捏。」你說得沒錯,虎媽。最後,我訪問了一位令人驚嘆的以色列傘兵,他的故事改變了我對生命的看法,而有這個經驗都要歸功於你。

  還有一件事要說,就是我認為活得有意義是世人皆有的願望。對某些人來說,這表示要努力達成一個目標;對某些人來說,這就是要好好過每一天的每一分鐘。然而,「過好在世上的每一天」真正的意義是什麼?也許努力贏得諾貝爾獎和從事特技跳傘是同一回事。對我而言,這個意義則不在於成就或是自我滿足,而是知道你在身心兩方面都鞭策自己發揮了最大潛能。你在跑步衝刺時會有這個感覺;練習很久的鋼琴曲目在手指之下有了生命時,也會有這個感覺;想到一個會改變你一生的想法時、做了一件從不認為自己做得到的事情時,也都會有這個感覺。若是我明天就死去,我相信我會覺得自己的生命活出了110%。

  為了這一點,虎媽,謝謝你。

(取材自《紐約郵報》,Mandy Stadtmiller採訪報導)

虎媽與我
露露(二女兒)
 

問:你會怎麼形容你媽媽?
答:她是亞洲人、身材嬌小、很勇敢、工作很努力、受人歡迎。

問:你會怎麼形容自己呢?
答:外向、固執、對人忠心、意志堅強

問:你覺得在你人生的哪一個階段跟媽媽最難相處?
答:我六、七年級時,有一段時間我們兩個簡直天天吵架。

問:你覺得媽媽現在比以前了解你,而且比較會聽你的想法嗎?在哪些方面?
答:她向來都是最了解我的人,而且她現在絕對會聽我的想法了,不過這並不表示我說的事她都認同。

問:你最想改變童年的哪一個部分?
答:我生氣時,有時候會說出一些很讓爸媽傷心的話,但我是無心的。如果可以改變的話,我希望我當時沒說出那些話,也沒有不經思考就做出那些衝動的事。我也希望自己更早就開始參加網球比賽。:)

問:你會如何描述和姊姊蘇菲亞之間的關係?
答:我們兩個的個性南轅北轍,所以我常常會很不理性的生她的氣。可是她明年上大學之後,我會很想她的!

問:你和爸爸處得如何?
答:我和爸爸處得非常好。我們兩人都有幽默感,而且對某些活動有共同興趣(其中大部分對我媽來說都是浪費時間)。

問:你覺得爸爸和媽媽在哪些方面不同?
答:媽媽容易原諒別人,爸爸則會耿耿於懷,一旦生起氣來要比較久的時間氣才會消。可是爸爸比媽媽更善解人意,我有問題或是需要建議時,幾乎都是去找爸爸。爸爸和媽媽的是非觀念都非常強。

問:你最感謝媽媽哪一點?
答:我最感謝媽媽灌輸我對知識的熱愛,她也讓我知道努力工作的重要。

問:你以後會想怎麼教養你的孩子,會想要灌輸他們什麼價值觀?
答:現在說這個太早了吧,不過我絕對會是個嚴格的媽媽。我會盡我所能的教小孩要做個好人,而且永遠要盡全力做到最好。

問:你還要再過幾年才上大學,不過現在對上大學等等有沒有什麼計畫?你這輩子最想做的是什麼?
答:我喜歡做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不太可能知道我這輩子最想做的是什麼。至於大學嘛,我希望別那麼早就傷這個腦筋。

問:你覺得這本書如何?對於種種事情的描述,媽媽似乎給你和姊姊很大的發言權。這個經驗是不是對你很有幫助?
答:我很喜歡這本書。有人問我,這本書是不是講我的生活。我的回答是:這本書是我們生活某一個面向的寫照。至於這本書將來到底會對我們有什麼影響,以及對我們整體有什麼影響,那就要等到時候再看囉!

(摘自本書附錄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亮小豬&亮小龍 的頭像
亮小豬&亮小龍

亮小豬和亮小龍的呢喃小語

亮小豬&亮小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